縈懷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縈懷小說 > 都市現言 >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快接著 > 第554章 這是你的地盤?

白起塵粗喘著氣,思緒被旁人的聲音拉回,他皺了皺眉,不悅的偏頭看過去!不用看是誰,光聽這聲音,他就知道這丫的是誰!“你怎麼來了?跟蹤你爹?”祁哲黑了臉,不甘示弱的反擊回去:“喜歡的人都在裡麵做手術了,你還有心思在這裡跟我開玩笑?白少,人設要崩啊,誰勸我放棄鬱可心的時候,跟我說,世界上女人那麼多,吊死在一個人身上多冇意思啊,應該流連花叢,片葉不沾身纔對,不是嗎?現在,白少不也栽了?”白起塵咬了咬牙,有些惱!心裡一團火蹭的一下竄了上來,卻不知道這抹惱火情緒從哪而來!怎麼人人都說他栽了!難道他真的對謝溫顏動心了?“過來我這裡找安慰就是你丫的不對了,你們零島人果然不能處,壞的很!”“你!”祁哲咬了咬牙,一時間竟然找不到話去反駁,外人眼裡的零島看似和諧安穩,可內部早已分崩離析,這次祁哲與路穹的談判再次談崩!讓他交出鬱可心來擺平所有事情,他絕不同意!白起塵卻不知道祁哲內心在想什麼,他才懶得猜,“零島在憶心麵前,那就是小蝦米,要不是鬱可心被零島救了,你覺得,厲崤會把零島放在眼裡?我看你,挺聰明的,雖然喜歡鬱可心這件事,是你自取其辱,但是,邀請你來憶心,我倒是挺真心的,要不要考慮一下?”白起塵以為說完這句話,肯定會迎來祁哲的破口大罵……可他冇有!“真的?”話落,白起塵不敢置信的看過去,“我靠,你玩真的?”祁哲卻絲毫冇有要跟他開玩笑的意思,“如果我真的離開零島了,憶心會收留我嗎?”若是之前,離開了零島,祁哲死都不會進入其他組織的,這是他對路穹最大的承諾與保證,寧願變回那個普通人的生活,去當個漁民,可現在,他想要離鬱可心近一點,哪怕一輩子遠遠的看著……白起塵麵色緊了緊:“你們零島不會要搞什麼幺蛾子吧,我勸你回去好好勸勸那老頭,能把零島發展起來,但思想怎麼就那麼迂腐呢!小心把自己給作進去!”不過,兩人的談話很快就被手下打斷。“白少,白少!”手下急匆匆的跑了過來,麵色難看:“事情已經調查清楚了,應該是白少您之前勾搭過的一個小明星,叫艾利,她在劇組一直看不慣謝小姐,還故意抹黑謝小姐,這次背地裡搭上了一個開酒吧的老闆,纔對道具車做了手腳,想害謝小姐!”艾利?!白起塵的腦海裡對這個女人並不清晰,就是一個花瓶,鬼知道她長得什麼樣!但,竟然敢對謝溫顏動手!想死是嗎?“具體地址給我。”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祁哲在一旁勾唇一笑,還說不關心,想要弄死人的心都有了。他走上前,拍了拍白起塵的肩。“一個人去打臉多冇意思啊,正巧我也煩躁,加我一個可以不?打沙包哪裡有打人過癮啊?”然而,白起塵卻連一個眼神都冇分給他,他現在壓根就冇有跟祁哲開玩笑的意思!兩人一前一後上了車,當白起塵一腳油門狠狠踩出去時,祁哲直接連續臥槽臥槽臥槽!不過就是去揍個人,用得著開那麼快嗎!這油錶盤都快要炸裂了吧!所以,祁哲毫不怕死的在車廂內吼了一聲:“白起塵你丫的,你就承認你關心謝什麼吧,都開那麼快,你這是去索人家命的!”*“疤哥,這次艾利要多謝謝您,要不是您給艾利出氣,艾利在劇組裡都要被謝溫顏欺負死了呢,而且她還搶走艾利的戲份,雖然艾利有了疤哥後,很抗拒拍吻戲的,但是,謝溫顏這麼過分的搶戲,也太過分了是不是?”艾利一身火辣黑裙,坐在疤哥腿上,神情嫵媚妖嬈,眯著美眸,柔情的能炸出水來。疤哥抽著雪茄,大手毫不保留的捏著艾利的腰。“給我的女人出氣,這算什麼!小妖精,以後誰在欺負你,跟疤哥說!”可下一秒,疤哥便惡趣十足的用菸頭去燙著艾利的皮膚,燙的艾利緊緊咬唇,額頭都浸出豆大的汗珠!好疼!她心裡咬牙切齒的喊著,若不是因為疤哥給錢,她死都不願意當他的女人!文化那麼低,還喜歡用菸頭燙人來證明是他的女人!想的那麼醜,連白起塵一分的顏值都比不上,可是,她才攀上白起塵半個月都冇有,手都冇牽上,就被他踹了!“真好看。”疤哥欣賞的看著自己的作品,手一抖,將手中的煙直接扔了出去,一把將女人擁入懷裡,狠狠的親上去!這時,隻聽到一聲巨響!“砰!”包間的門瞬間被人從外踹開,這巨大得衝擊力讓整個包間都好似震了震!疤哥和艾利瞬間分開,不敢置信的看向門口!而艾利在看到一臉冷漠的白起塵時,背脊狠狠一顫,好似看到了死亡的即視感!白起塵怎麼找過來的!他不是和謝溫顏分了嗎?難道計劃被髮現了?不!艾利騰的站起身,卻發現哪裡都跑不掉,唯一的出口被他們兩個堵住!而疤哥卻不知情況,直接拍案而起,麵目猙獰的吼了一嗓子。“你們是誰?誰準你們闖進來的!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這是老子的地盤!”“還有你,看什麼看!艾利是我的女人,在看,把你的眼珠子挖出來!”疤哥伸手直指著祁哲,祁哲在看到艾利的整容矽膠臉後,嚇得渾身起了雞皮疙瘩!我靠,怎麼能這麼醜!白起塵什麼眼光,這麼僵硬的臉也能看得上?但是,祁哲的表情轉瞬變得危險。他最討厭被彆人指著鼻子說話!祁哲轉了轉脖子,發出哢哢的聲音,手指在腰間一抽,瞬間抽出一個皮鞭出來,在地上輕輕一甩,發出的聲音讓麵前兩人都害怕的抖了抖。“你說這是你的地盤?跪瞭如何。”祁哲清了清嗓子,毫不客氣的說:“你女人?長的那麼醜,老子看得上?不過俗話說,醜人多作怪,艾利是嗎?你的確挺能作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