縈懷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縈懷小說 > 靈異 > 暖桐下的黎明 > 第8章 藥櫃藏屍案

暖桐下的黎明 第8章 藥櫃藏屍案

作者:句子加逗號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9-23 11:02:17

“時嶺,調監控,查錢棠的社會關係,去錢棠住所看一看那裡有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岑琅走到孫梅跟前坐下,眼神上下將孫梅掃了一遍,孫梅此時已經平靜,兩眼失神的望著前麵。

岑琅將警官證出示給孫梅看,”我是市局禁毒支隊岑琅。現在負責這次案件。”等了幾秒後,孫梅點了點頭。

岑琅坐到李梅前麵的椅子上,轉著拿在手裡的筆,一氣嗬成,不帶一絲停頓。

阮瑤看著眼前唰唰轉著的筆,搖了搖頭“得,九年義務教育的代言人,嘖嘖。”

鐘雪在旁邊等著屍體裝車,聞言輕聲笑了笑。

岑琅看著孫梅的麵部表情,很明顯對周圍環境的一切事務都處於一種漠然的態度。

慢慢的停下筆,“孫梅是吧,剛剛我們的警員對你進行了常規的詢問,現在需要你在出警記錄上簽上你的名字,說著把筆遞了過去,故意的把手上拿出很小的傷疤,顯示給孫梅看,隻見孫梅隻是拿起筆,在出警記錄上簽字,期間因為手抖,必須用另一隻手才能簽。看著孫梅簽完字。

岑琅轉過頭去,望著站在門口和鐘雪鬼鬼祟祟交談的樣子。臉上糾結出一個川字,衝著門口大喊,“哎,那兩個人人,在哪乾啥呢。鐘雪快回去解剖。阮瑤去叫店長。”

聽見岑琅的安排,兩人訕訕的摸了摸鼻子,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岑琅將視線轉到孫梅,“你如果覺得精神好一點就回家吧,今天你們藥店是開不下去了。”

說完進入藥房去檢視情況 痕檢師在藥房裡尋找存在過的生物痕跡。

岑琅蹲下身,拍了一張從藥櫃蔓延到地上的照片。看著手機裡的照片,血液痕跡,腦海裡企圖構造出畫麵。

阮謠敲了敲門,“岑警官,李店長到了。在門口等你。”

岑琅站起身,雙手向下,抻了抻自己的衣服,走了出去。

坐在李偉對麵 “李偉,十一藥店老闆。今天早上該藥店發生命案。現在依照規定對你進行例行審問。請回答一下問題。”

說著抬起了頭,“第一,死者和你的關係怎麼樣。”

李偉坐在椅子上,雙手放在腿上來回磨搓,眼神低垂,“我和錢棠的關係還行,我是他老闆嘛,而且一直在同一個店裡工作。說關係不熟,才更引人懷疑不是嗎?”

岑琅眼睛看了一眼李店長,說謊兩個字跟在了第一個問題之後。

“第二個問題,錢棠的工資狀況是什麼狀況。”

“就是一個藥員的正常工資一個月四千,怎麼了?”

“有出資憑證嗎?”

“有,我等會把列印檔案發給你。”

“最近的生意好嗎,我是說藥品的出售情況。一般在哪進購藥品呢?”

“生意一般,進購藥品的話一般是朝南市製藥中心。”

“第四個問題,昨天晚上淩晨一點到兩點你在哪?誰能證明?”

“淩晨一點到兩點我在書房睡覺。書房裡有監控,應該能證明。”

“為什麼在書房睡啊。”

李偉尷尬的笑了兩聲“家事,家事。最近正和老婆鬨矛盾呢。”

岑琅點了點頭。又旁敲側擊的問了一些其他問題,一係列問題問下來,岑琅心裡對李偉在這件事件裡有了個大概的定位。

“行,麻煩李店長了。我的問題問完了,抱歉的告訴您一聲,因為你這裡發生了命案,所以我們要對這進行封鎖,請您見諒。”

“冇事。為人民警察服務嗎。”

市局辦公室裡,岑琅坐在桌子上看著黑板上的線索。

“這個店長和錢棠關係不像他說的這樣。這個人有問題。”

阮瑤你查一下他的資金支出和近兩個月內用身份證辦理的公共場所的登記。”

阮瑤站起來,“好。”

穿上警服就出門了。正好撞上了跑進來的時嶺,“老大,錢棠的社會關係查清楚了。基本冇啥問題。但是據我從父母那得知,錢棠她一般在一個月第三週或者是第四周的時候,星期六或者是星期天不會回來。還有我在錢棠宿舍裡發現了兩萬元的現金。監控的話,這家藥店的藥房裡的監控有個死角,當時發生的一切都在死角裡發生。但是有一隻手出現在監控畫麵了。就是這個。”

說完把手還有兩萬元現金的照片貼在了黑板上。

岑琅摩梭著杯壁,“不會回家。”

拿出手機給阮瑤發了個微信,“查酒店記錄,都查一下。”

微信提示音響起,“明白。”

郝雲亭拿著報告進來,“老大,錢棠實名的電子記錄挺正常的,基本就是小女生的聊天記錄。不過奇怪的是在淩晨十二點四十五的時候有一個匿名郵件就是一直布偶的照片。”

“布偶?”

“對,就是這張。”

說著把布偶的照片貼在了黑板上,“就是這個?”

時嶺湊上前,“這不挺可愛的嘛。”

郝雲亭把時嶺的腦袋推到一邊去,摸著下巴,“是挺正常的,但就是這個匿名檔案挺有問題的。不行,我去查查他的來源。”

雷厲風行的出去,隻留給辦公室裡的人一個瀟灑的背影。

岑琅歎了口氣“人都死了半天了,嫌疑人還冇確定。”

這時電話聲響起“岑警官,藥店對麵的一戶人家報案說淩晨回家時路過藥店時,聽到了裡麵有爭吵聲,經過確認是兩個女性。”

“女性啊,”

抬眼看了看那支出鏡的手。“內容呢,聽清楚了冇有?”

“什麼照顧,什麼彆以為我不知道。其他的基本不知道。就一路過。”

“行,替我謝謝他們提供線索。”

“小事,不叨擾你們破案了。”岑琅起身拿起馬克筆在和黑板上凶手旁邊寫下了個女。

又歪頭看著旁邊孫梅的照片,走過去在下麵打了個叉。

時嶺看那個黑色的叉,“怎麼,這個孫梅冇問題了?”

“對,在我審問的時候,她對周圍事物處於一種冷漠的狀態,反應性木僵,手抖都是精神崩潰的表現,而且這隻手不是孫梅的手,孫梅的右手手背處有一個小範圍的燙傷,而它”

用馬克筆指了指那張手部照片“而它冇有,所以她冇有嫌疑了,但是建議她去精神科去檢查一下,簡單做一下治療。”

接著把馬克筆放在桌子上看著黑板上的條條線線,希望從裡麵找出一絲蛛絲馬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