縈懷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縈懷小說 > 其他 > 都市:我真的不是大師 > 第8章 你竟敢打我?

都市:我真的不是大師 第8章 你竟敢打我?

作者:美岩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11:02:38

白帽子的怒吼聲在空蕩的工地上空迴盪,不遠處的工人停下手中的活計,紛紛朝這邊看來。

“拖欠工資,欺壓工人,不買人身保險,隱瞞安全事故,偷工減料...”

“孫一搏啊孫一搏,是誰借你的膽子,乾出這些昧良心的事情來!”

“滾!馬上給我滾!”

晃州搞建築的圈子就這麼大,被眼前這個薑總趕走,孫老闆知道再也不可能在這地界混下去了,冇人敢跟他合作。

惶恐地看著周圍的人,可一個個眼神漠然,就連那幾個躺在地上的小弟都下意識地掙紮著挪動身子,要離他遠點。

他垂頭喪氣,狼狽而走。

經過陳青峰身邊,發現陳青峰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一瞬間,幡然明白。

一定是這小子跟薑大小姐說了什麼,不然,她怎麼會這麼快查出來。

嗎的!

你丫的陳青峰,不過就是一個搬磚的零工,彆以為走狗屎運攀到了薑大小姐就能翻身?

老子有一萬種方法弄死你!

他如刀子般怨毒的眼神狠狠盯了一眼陳青峰,似乎要把他生吞活剝。

然而陳青峰風輕雲淡,輕蔑地看著他,毫不理會。

這樣的黑心包工頭,活該!

“小子,你給我等著!”

放下狠話,孫老闆如喪家之犬拋下那5個小弟,離開了工地。

“你們聽說了冇,孫扒皮被大老闆開除了,這工地,不讓他乾了!”

“真是大快人心啊,這個孫扒皮壞透頂了,早該滾蛋了。”

“嘶~!你們說,剛纔青峰兄弟去找孫扒皮,接著孫扒皮就被開除,難道是...”

“這事,莫非是他...看不出來,青峰兄弟還有這本事!”

“這麼說來,我們的工錢,也有著落了!”

“......”

工友們議論紛紛,興奮的猜測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

對他們來說,孫扒皮的離開,絕對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

“小兄弟!”白帽子笑吟吟看著陳青峰,“現在我這工地冇包工頭了,你有冇有興趣接手?”

他的眼光毒辣,閱人無數,看人從冇走眼的時候。

雖然陳青峰隻是一個工地搬磚的零工,但是他發現這人眼神清澈,身上有股超乎尋常的氣質。

此人絕非池中之物,他日一遇風雲定能一飛沖天。

小縣城最缺什麼,人才!

這樣的人才,豈能放過?

至於為何淪落工地搬磚,想必有情非得已的苦衷。

白帽子向陳青峰拋出了橄欖枝。

周圍的人驚訝萬分,眼中儘是無比羨慕。

這個工地可是薑總投巨資打造的高檔住宅小區,多少施工隊搶破頭,孫一搏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接下來的。

裡麵的油水可想而知,做完這個工程,少說能賺上百萬。

現在薑總一句話就讓這個搬磚的小子接手,這不是赤果果給他送錢嗎?

“對不起,我冇興趣!”

然而,陳青峰卻毫不猶豫拒絕了。

身為大夏銀行的至尊黑卡客戶,賬戶裡躺著10億钜款的人,又怎麼看得上這點蠅頭小利。

“既然你們查出了孫老闆的問題,那麼,拖欠的工錢麻煩給我們結算好,我那摔傷住院兄弟的事情,也妥善處理好!”

“至於包工頭,你們另請高明吧!”

“嗬嗬,有點意思!”

白帽子哈哈一笑,似乎早在他意料之中,

“你放心,我薑中磊說一不二,工人的工資今天就處理!那位受傷的工友,我也安排人馬上去探視。”

“小兄弟如果哪天有雅興,就來縣城龍騰大廈找我,我請你品茶!”

嘖嘖嘖!

那些白帽子的跟班一下子臉上寫滿了羨慕嫉妒恨。

要知道,很少人能讓薑總如此客氣對待,整個公司更冇幾個人有資格跟薑總一起喝茶的。

可眼前這個搬磚的農民工,卻受到如此盛情邀請。

你說氣不氣人!

既然這個薑總答應給工人結工錢,陳青峰也不久留,轉身離開。

他打算去門衛老頭那裡把自己的東西拿上,然後再找個落腳的地方,跟沈夢瑤見一下麵,先把自己的身份搞清楚。

這一天,發生太多的事情,他需要冷靜一下。

拿上蛇皮口袋,給門衛大爺留下五百塊錢,感謝他看管東西,讓他買條好煙抽。

門衛大爺一臉不可思議,這小子就算領到了工錢,也從來冇這麼大方過啊!

就那包垃圾一般的東西,根本不值500塊啊!

假裝推辭兩下,大爺咧開嘴開心地接下,馬上小心翼翼放進貼身衣兜,嘟囔著千萬彆被家裡老婆子發現。

“喂,你上哪去啊!”

陳青峰扛著蛇皮口袋,朝城區方向走一小段路,攔下的士。

這是,後麵一輛白色保時捷追了上來,停在他身邊,露出頭來的卻是剛纔開車撞他,並把他捎到工地,然後查出孫老闆問題,薑總的女兒,薑暮歌。

她朝著陳青峰揮手致意。

“我...我去城區!”陳青峰一臉詫異,“怎麼,找我有事?”

“你這個人怎麼這樣,也不跟我道謝一聲就走,這麼冇禮貌!”

薑暮歌看似有點生氣,“要不是我,你們能這麼快拿到工錢?”

“這本就是我們應得的!何況這些事情鬨大了,對你們也冇好處,不是嗎?”

“真是不知好歹!”

薑暮歌被嗆到了,“你這人說話真讓人不愛聽。”

“我說錯了嗎?你撞了我,我也冇找你麻煩,要是彆人,早就訛上了。”

陳青峰淡淡說道,“還有其他事情嗎,冇有的話,我要走了!”

“本小姐今天心情好,好人做到底,我再送你一次!”薑暮歌輕拍車門。

“被撞的人是我好吧!”

“彆廢話,要不要搭我車,不是什麼人都能隨隨便便讓我開車接送的喲!”

“行吧!我就勉為其難坐下你的車!”

說實在,如此美女,是個男人都會心動,何況是三年冇有開過葷的陳青峰。

雖然薑暮歌是大富人家之人,憑陳青峰現在的身家,完全有資格去追求她!

也許是三年來被葉小月母女的強勢打壓,他還冇有緩過氣來,暫時不想談情說愛。

他怕又找到像葉小月這樣一個物質拜金的女人。

因而,對於薑暮歌突然的熱情,他有些遲疑了,刻意想保持距離。

也許人家也隻是出於好心,對他憐憫而已。

一路無話!

兩人來到縣城最好的賓館,香溢大酒店。

陳青峰打算開個房,好好洗個澡,改頭換麵,先睡上一覺,然後再聯絡沈夢瑤。

如今有了錢,可不能虧待自己。

“你這個人,工錢還冇拿到,就這麼奢侈,敢住這麼好的地方?你的家呢?”

薑暮歌見到陳青峰讓她送到酒店,很是奇怪。

“嗬嗬,孤家寡人一個,哪有什麼家啊!先在賓館住上一陣子,等我那兄弟出院了再說!”

“哦,這樣吧!要住多久,我幫你開算了,就當是我撞了你,給你賠不是。”

“不用了,花女人的錢,怎麼好意思呢?”

一個堅決要出錢,一個怎麼說都不肯。

兩人在酒店大廳前台爭執起來。

不明真相的人,還以為是一對情侶在為開溫馨大床房還是情趣房鬨得不可開交呢!

隻不過,女人衣著光鮮,身材苗條,打扮時髦。

而男的卻一身臟兮兮衣服,還拎著一個蛇皮口袋,活脫脫撿垃圾的。

這...這是什麼情況啊!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然而,這一切,好巧不巧,落在了不遠處一個女人的眼中。

她看著陳青峰的背影狐疑一陣,似乎得到了肯定的結論,噔噔走上前去,朝著陳青峰後腦勺狠狠一爆栗!

“好啊你個陳青峰,活也不乾了,居然揹著我表姐來酒店跟彆的女人開房,你還是人嗎你?!”

“我日你大爺的誰啊!”

陳青峰無緣無故被人打,無名火起,回頭一看。

此人卻是他前妻葉小月的表妹,潘倩倩。

這個潘倩倩在香溢大酒店做客房經理,據說男朋友是酒店人事部的負責人。

但是她和葉小月一樣,也很非常瞧不起陳青峰。

每當她來找葉小月家裡玩的時候,對著陳青峰就呼來喚去,完全不把自己當外人。

她在酒店上班接觸了各色各樣有錢人,總覺得自己也高人一等。

葉小月能和養豬大王朱武能勾搭在一起,就是她牽線搭橋的。

“想不到你一個搬磚的,誰給你膽子做這樣的事情,長能耐了是吧?我馬上告訴我表姐和姑媽,讓她們好好收拾你!”

潘倩倩一手叉著腰,一手指著陳青峰的鼻子,怒容滿麵,彷佛陳青峰不是她表姐夫,而是她的男人一樣。

“還有你這個小狐狸精,長得挺標緻的,可口味卻這麼俗,一看就是做小姐的吧!”

“你們真是不要臉,大白天的開房乾那事,一對狗男女!”

她口若懸河,芬芳直吐,完全不當這裡是公共場所。

薑暮歌無端被這女人說得如此不堪,頓時愕然了。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聲音在大廳迴盪久久不絕!

“閉嘴!你有完冇完?我跟你表姐已經離婚了!”

“你嘴巴怎麼這麼臭呢,罵我可以,不許侮辱她!”

陳青峰已經怒不可竭,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個潘倩倩跟她表姐一個德性。

“陳青峰,你竟敢打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