縈懷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縈懷小說 > 其他 > 都市:我真的不是大師 > 第7章 討要工錢

都市:我真的不是大師 第7章 討要工錢

作者:美岩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11:02:38

工地門口不遠處,陳青峰道謝下了車,徑直朝著裡麵走去。

見到他活蹦亂跳,美女也就放心的開車,駛往工地另外一邊的雙層工地活動板房。

“青峰,大寶怎麼樣了?”

一路上,工友紛紛上前詢問。

“謝謝大家關心,他已經脫離了危險。”陳青峰友善的回答。

這些工友,都是農村來的淳樸憨厚漢子,不會說什麼華麗的話,樸實的語言中,讓人感受到他們真情實意的關切。

“你們有冇有看見孫老闆?我要找他!”

“他啊,就在那邊一處工地上,好像是有大領導來視察了!”

好心的工友給他指了指方向,“你找孫老闆做什麼,是不是跟他討要大寶的醫療費啊!”

“嗯呢!”

陳青峰含糊迴應著,朝工友所指的方向而去。

“哎,這個孫扒皮,還欠我們好幾個月的工錢,現在問他要錢,簡直就是比登天還難。”

“我聽說這個孫扒皮之前就是在道上混的,關係硬,心狠手辣,惹不起啊!”

“不知道青峰能不能要到錢!”

“孫扒皮已經給了2萬塊錢,現在再讓他拿錢,估計是一個子兒也不會再給了。”

“那能怎麼辦呢?大寶住院等著用錢,不找他要,難道被醫院趕出來啊!”

“唉,我們這些工地上乾活的,遇到這樣的包工頭,真是夠倒黴的!”

“.....”

看著陳青峰的遠去身影,工友們紛紛搖頭歎氣,對他此行很不看好。

來到孫老闆所在的地方,隻見一群戴著藍紅帽子的人,眾星捧月般簇擁著一個白帽子,在工地上走走停停。

戴著紅帽子的孫老闆像孫子一樣跟在白帽子旁邊,滿臉堆笑,點頭哈腰。

而白帽子龍行虎步,好不威風。

突然,白帽子停下腳步,一臉不悅。

“這幾天縣裡有指示,要求各行各業安全生產,杜絕安全事故!咱們這裡的工地可是重點防範對象。”

“那人是誰?怎麼不戴安全帽就出現在工地上!”

孫老闆抬眼看去,咯噔一下。

壞了!

怎麼陳青峰就從醫院回來了。

大老闆一再強調要安全生產,不許出現安全事故。

剛剛王大寶從升降機摔下來進了醫院,這事孫老闆趕在大老闆來巡查之前第一時間瞞住,並嚴厲警告工人不許說出去。

他也掏了2萬塊錢打算先堵住陳青峰的嘴,要是以往,他一分錢都不會出。

可是,現在陳青峰居然出現在這裡。

這小子口無遮攔,在醫院裡為了王大寶的手術費就起了衝突,萬一被大老闆知道了,豈不是不好交代。

“薑總,這小子也不知道是怎麼摸進了我們工地來的,一定是保安疏漏,我馬上去趕他走!”

說完,急匆匆跑到陳青峰那邊。

這小子,還不忘給門衛老大爺潑臟水,就因為門衛老頭給他開門晚了幾秒。

“陳青峰,你不在醫院呆著,來這裡想乾什麼?”

“孫老闆,我和大寶不乾了!”陳青峰淡淡說道。

“不乾可以,你現在就可以走了!”

孫老闆還以為陳青峰來要醫藥費的,一聽他們說不乾了,正好可以拋得一乾二淨。

“那你把我們的工錢結清!”

“我不是跟你們早就說過了嗎?等上麵的工程款下來,我立馬就通知你們來結,冇彆的事,趕緊走!”

“不行!”

陳青峰提高了聲音,“現在就結給我們!不然我不會走的。”

孫老闆的臉頓時冷了下來:“我說了等上麵工程款到了就結給你們,怎麼,你聽不懂人話嗎?”

“你以為我們不知道嗎?工程款早就下來了,你就是故意拖著不肯結給我們!”

“這個月你剛買了一輛奧迪車,我問你,這錢是哪裡來的?”

“你不過一個搬磚的零工而已,問得可真多?是不是找死啊!”

孫老闆似乎被陳青峰戳到了軟肋,立馬惱羞成怒。

“我隻不過要我們的工錢而已!拖欠農民工的工資,是違法的!根據勞動法第二十一...”

突然間,陳青峰感覺自己腦中冒出了一連串新鮮詞彙,法律條款不經思索脫口而出。

“小子,你油鹽不進是不是?你也不打聽打聽,我孫一博在晃州是乾什麼的?長能耐了是吧?還跟我談法律,這工地上,老子就是法!”

“嗬嗬,你不過是一個混混改行做包工頭罷了。”

陳青峰腦中的知識瞬間噴湧而來,“還有,冇有跟我們簽勞動合同,不給工人購買人身保險,工地規章製度全是單方麪霸王條款...”

“任何一項,都能讓你這個工地停工,我們可以去勞動監/察大隊舉報你...”

孫老闆吃驚不小,但是這些並不嚇到他。

“小子,你今天撞到南牆腦子開了竅,居然跟我掉起書包來了!不給你點顏色看看,都忘了自己是乾什麼的!”

眼見白帽子那邊等得不耐煩了,孫老闆朝著工地另外一邊揮了揮手。

幾個五大三粗,痞氣十足的漢子馬上跑了過來。

這些人是孫老闆之前混道上的小弟,在工地上啥也不乾,到處轉悠,看到哪個工人偷懶,就一陣拳腳伺候。

“把他給我拖出去,狠狠打!”

“敢跟我叫板,你算哪根蔥啊!有你好看的。”

幾個人一陣壞笑,朝陳青峰抓來。

這小子雖然身材高大,有幾分蠻力,但這麼多人一擁而上,還不是乖乖手到擒來。

陳青峰正準備咬牙要跟他們拚了的時候,突然,腦中莫名湧現出了柔道,跆拳道,太極拳這些招數出來。

身子不由自主擺起了起手式。

這...看來失憶之前學得真雜啊,連防身功夫都學到了,而且功底還不差。

他咧嘴一笑。

孫老闆安心地小碎步跑向白帽子那邊,身後卻傳來一陣淒厲慘叫。

“混蛋,不是讓你們拖出去再打嗎,怎麼現在就動手起來?搞出這麼大動靜,讓大老闆看到了那還了得!”

然而!

他憤怒的轉過身來,卻發現他的幾個手下全趴在了地上,捂著肚子不停扭曲。

嘶~!

這個小子,什麼時候居然會功夫了,五個好勇鬥狠的手下都被他乾趴下了。

他愣在了原地。

“孫一搏!你給我解釋解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身後,傳來了威嚴而低沉的聲音。

白帽子麵色漆黑來到了這邊,看得出來,他是在壓抑著滔天憤怒。

“薑總...我...我...這...這...”

孫老闆支支吾吾,不知道從何說起。

“看你樣子,應該是這裡的頭吧!”

陳青峰拍拍手,走了過來,這傢夥戴著白帽子,一定是個大魚。

“你是誰?為什麼在工地上打架?”

白帽子皺著眉頭,言語間,一股上位者的威壓油然而生。

一般人,要是見到他這個大人物,早就被他這個強大的氣場,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然而,眼前這個年輕小子卻毫無懼色,似乎眼界和格局超乎尋常,白帽子暗暗稱奇。

“我就是這工地上打零工搬磚的,今天不乾了,來找這孫子結工錢,他不給,還讓人修理我,冇想到這麼不經打!”

“嘶~!”

白帽子來了興致,“你是說,你一個人把他們五個人打倒的?”

這個白帽子不提工錢的事情,倒問起陳青峰的身手來。

“是又怎麼樣,怎麼,你打算包庇他們,也準備不給工錢是吧!”

“那倒不是,是非曲直我要先瞭解情況,才能做出結論!”

白帽子微微一笑,“不能聽你一麵之詞,你說是吧?小兄弟!”

“少給我套近乎,我給你一個小時!”陳青峰大大咧咧說道。

“哈哈,從來冇有人敢這麼跟我說話...”白帽子朗聲說道。

話音剛落,一聲如天籟般甜美聲音從一側傳來。

“不用去瞭解,這些我都查清楚了!”

“暮歌,你來了?”白帽子臉上露出慈祥的笑容。

白帽子的隨從齊聲喊道:“大小姐!”

陳青峰一看:“怎麼是你?”

來人正是剛纔開車撞他,並帶他來工地的那個美女。

此刻,她戴著白帽子,拿著一疊檔案走了進來。

“原來你真是在這裡上班啊...”

陳青峰恍然大悟,這個美女就是這個白帽子的女兒,這裡是他家的工地,想來就來。

“我冇騙你吧!”

美女薔笑如斐,清麗動人,跟工地上格格不入。

兩人一問一答,可把在一旁忐忑不安的孫老闆看傻眼了。

本想著怎麼給大老闆一個完美的解釋,但眼前這一幕,卻讓他慌了。

這個陳青峰,怎麼可能認識大老闆的女兒?

而且,好像挺熟的樣子。

完了!完了,這下完了!

他的腦門大把冷汗唰的一下冒了出來。

美女衝著陳青峰一笑,然後把手中的資料交給了白帽子。

白帽子刷刷翻了幾頁,臉色陰沉得能滴墨。

突然,他把手中資料朝孫老闆頭上狠狠一砸,紙張如出殯的紙錢四處飄飛。

“孫一搏,兔崽子,你給我滾蛋,這個工地從現在起,不用你乾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