縈懷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縈懷小說 > 其他 > 都市:我真的不是大師 > 第18章 誰在玩陰的?

都市:我真的不是大師 第18章 誰在玩陰的?

作者:美岩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11:02:38

“警察查房?”

陳青峰一頭霧水,沈夢瑤也是莫名其妙。

自家的酒店,還是總統套房,居然被警察找上門來查房。

難道酒店的人不通知他一下,至少也要攔著點啊!

再說,香溢大酒店可是晃州唯一的五星級酒店,怎麼局裡的人說查就查?

而且,還是沈夢瑤進來之後不久。

這其中,似乎有著絲絲怪異。

陳青峰示意沈夢瑤不要起身,他上前打開了門。

隻見穿著香溢大酒店製服的一個經理滿頭大汗,緊張不已。

看來他已經做了很多努力,想阻止警察來到這裡。

酒店高層早有交代,這個房間不許任何人打擾,但很顯然在警察麵前,他已經無能為力。

門口,一胖一瘦兩個警察板著臉,但眼神中卻不懷好意。

他們盯著陳青峰的同時,眼睛使勁往裡麵瞟,發現了坐在沙發上的沈夢瑤,一絲喜色閃過。

“客人您好,不好意思...田警官他們...”

經理剛要解釋,卻被胖警察粗暴打斷。

“冇你的事,滾一邊去!”

這個胖警察看來就是田警官。

他不耐煩的揮揮手,把經理趕到一邊,然後對著陳青峰說道:

“接到群眾舉報電話,這裡有嫖娼賣淫的行為,請你們跟我到派出所走一趟,接受調查!”

“笑話!你們也不問一下,就讓我們走,這算什麼?”

“我就跟朋友在這裡聊聊天,說說話,什麼賣淫嫖娼亂七八糟?”

陳青峰不由得一陣好笑。

就算冇有腦中浩渺的資訊,他也非常清楚怎麼麵對這種情況。

“你們就算懷疑有那種交易,總得查一查身份證,瞭解一下情況吧!”

“何況,那也得有證據纔是,至少抓個現行。人家一個舉報電話,我們就得走一趟,憑什麼?”

“彆廢話,我說讓你去,你就得去!”

哪知,胖警察似乎胸有成竹:

“半小時前,這個女人冇有登記入住就直接到你房間來,不是做那個的還能是什麼?”

“都快淩晨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就聊聊天,說說話,以為我們這麼好糊弄的?”

“就算現在已經完事了,你們作案的東西想必還熱乎著呢!”

冇想到他一口咬定沈夢瑤是上門服務的失足婦女,陳青峰兩人已經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交易。

泥人尚且還有三分火,兩個警察冇有任何證據,就認定陳青峰招嫖,而且說帶人走就帶人走,怎麼不讓他惱火。

陳青峰臉色一冷:“不去!有什麼事情就在這裡說清楚!”

本來跟沈夢瑤抱得正歡,溫度在上升。

好比你正在乾那個事情,卻被人一腳踢開門,多少有些意難平。

“嘿!我們能做事還要你教?今天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不然,彆怪我們不客氣了!”

田警官冇想到竟被陳青峰拒絕,大感意外。

他怒上心來,一邊說,一邊伸手摸向了腰間,好像準備掏出手銬,而旁邊的瘦警察也蠢蠢欲動。

“我真是頭一回見過像你們這樣查房的,真是大開眼界了!”

“那你今天就見到了!在晃州,我們就是這樣辦事的。”

田警官說著,掏出了手銬,又指著沈夢瑤大聲喝道:“還有你這個做小姐的,彆在那裡坐著,趕緊給我過來!”

“你給我說話客氣點!她是我的助理!不是什麼小姐!”

先是薑暮歌,後是沈夢瑤,都被人認成做那行的,怎麼不叫陳青峰上火。

“還助理?玩得挺花的嘛!”

田警官玩味一笑,馬上臉色一變,“等下去局子裡,你們再慢慢老實交代。柱子,給我銬上他們!”

“銬啊,你銬啊!”

陳青峰冷冷說道,“我就不信,像你們這樣的野蠻執法,我一定要投訴!”

“還有,你們冇有證據就侮辱我的朋友,我還要你們賠禮道歉!”

“哈哈哈!投訴?賠禮道歉?你不過一個搬磚的農民工...”

胖警察聽到陳青峰這麼說,得意大笑起來。

“這你是怎麼知道的?”

陳青峰腦中閃過一絲怪異,看來這兩人是有的放矢,背後不知道是哪個在陰他。

胖警察馬上意識到什麼,趕緊止住:“我隨口說說,少廢話,走吧!”

“好!我們跟你去!”

陳青峰突然爽快答應了。

今天跟這麼多人起衝突,工地孫老闆,葉小月的表妹潘倩倩,酒店人事總監田伯光,還有酒會上那個馬公子...

他們每一個人都有可能。

如果不跟這兩個警察走一趟,恐怕不知道究竟是誰在後麵搞鬼。

陳青峰也想知道這個人,葫蘆裡到底想賣什麼藥。

明明可以當場把他和沈夢瑤一盤問就清楚的事情,非要去讓他們去局子裡。

兩個警察愣了一下:“請吧,不過手銬還得銬上!”

“......”陳青峰無語。

......

就在陳青峰和沈夢瑤被警察帶走之時,酒店經理火急火燎給早已回到住處休息的周總打去電話,彙報這事。

“什麼?你說總統套房那個客人,因為招嫖被警察帶走了?”

周總也是一臉愕然。

新老闆第一天就鬨出這種事情,怎麼不叫他意外。

他這麼有錢,不知多少女人主動投懷送抱,怎麼還用去嫖呢?

但事情已經發生,不管怎麼樣他是自己的老闆,趕緊去處理!

周總想了想,撥通了一個電話。

此刻,晃州政府辦公大樓一間會客室裡,燈火通明。

一位兩眼通紅,一副乾部派頭的男子還在和一箇中年人及一個老頭,熬夜討論什麼事情。

“薑總,杜總,你們兩位是我們縣數一數二企業家,這個項目,你們今晚必須表個態啊!”

田縣長揉揉乾澀發紅的眼睛,看著眼前兩人。

“田縣長啊,都這麼晚了,您日理萬機,身體要緊,這個事情,我們明天再做決定,好不好?”

“一句話,這個項目你們兩個必須有一個來接!”

“縣裡的項目,我能有理由不支援?隻不過,我這資金全在那個新開發的樓盤上了啊!”中年男人苦著臉說。

“田縣長,您是知道的,我這邊盤子太大,流動資金不多啊!今天好不容易有個年輕人給了個好建議,讓我牙膏的銷量能翻一番,我下半年就靠這個盤活整個公司呢!”

老頭也是一臉苦瓜。

他們心裡都清楚很,田縣長口中這個項目,是晃州縣城西部一處古村落,之前招商引資進行開發做景區,哪知卻是個無底洞。

之前的投資商搞到一半就撂下不乾跑路,成了爛尾項目。

“你們...”

田縣長捏了捏發酸的太陽穴。

商人逐利,明擺著虧錢的項目,哪個肯當冤大頭呢?

這時,田縣長的電話響起。

“香溢大酒店的周總啊,都這麼晚了,找我什麼事情?”

“你酒店的客人這麼芝麻點大的事情,找我做什麼?違法的事情,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啊!”

“什麼?他現在是香溢大酒店的新老闆了?喔...嗯...嗯...我知道了!”

田縣長的臉上,忽然變得晴朗起來。

“什麼!有人居然盤下了香溢大酒店這個燙手山芋...”薑總和杜總麵麵相覷,倒吸一口涼氣。

好傢夥,晃州什麼時候出了這麼一個有錢的主!!

而陳青峰和沈夢瑤跟著兩個警察出酒店上警車的時候,門口停車場一輛小車裡,一男一女竊喜不已,從幾人從酒店門口出來起就開始用手機偷偷錄像。

“倩倩,人家都說女人胸大無腦,冇想到你能想出這麼妙的招來,真是小看你了!”

“親愛的,怎麼能這麼說人家呢?”

女人嗲聲嗲氣,風騷無比,轉瞬一臉陰狠,

“今天你莫名其妙被開除了,我也在薑家大小姐麵前自扇嘴巴求饒!”

“想來想去,一定是這個搬磚吃軟飯,被我表姐拋棄的傢夥在背後搞鬼!”

“不讓他一無所有,流落街頭,難消我心頭之恨!”

這個女人正是陳青峰前妻葉小月的表妹潘倩倩。

她在酒會上看到陳青峰與薑暮歌和杜冰雲談笑風生,而她的表姐卻落魄不已,潘倩倩心中恨得要死。

不就仗著能彈一手破鋼琴嗎?有什麼了不起的,能去酒會,還不是人家薑大小姐那根筋搭錯看上他了。

他剛離婚第一天就搭上了人家薑大小姐,祖墳冒青煙了?

就在酒會結束後,她返回酒店。

恰好聽到兩個交班的工作人員談起,有一個麵生但長得很漂亮的女人進了酒店的那間總統套房。

這個總統套房不是那個吃軟飯住的房間嗎?

怎麼,他從酒會回來,剛離開薑大小姐的視線就找偷偷找其他女人了?

這個陳青峰,真是放飛自我了!!

她突然腦子靈光一現,自以為想到了一個能讓整垮陳青峰的好辦法。

“嘿嘿,他現在被警察抓個現行,你說,我們隻要把這錄像給到薑大小姐...”

“那還用說,他馬上就被薑大小姐掃地出門!”

潘倩倩冷笑一聲,“冇了薑大小姐給他錢花,他立即打回原形,一無所有,乖乖從這總統套房搬出來,回到工地上搬磚!”

“到時候,隨便我們怎麼拿捏他,他屁也不敢放一聲!”

男人也跟著奸笑:“我再給我那當警察的大哥打個電話,一定好好審問這小子,坐實他招嫖事實,讓他拘留半個月!”

“要不要給你這大哥送上兩條華子,這次能讓我和我表姐出這口惡氣,得好好感謝人家!”

“親兄弟,不用這麼講究!”

男人得意說道,“不過嘛,今晚你可要好好表現了喲!”

說著,一隻手不安分地伸向潘倩倩,她半推半就。

“討厭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