縈懷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縈懷小說 > 其他 > 都市:我真的不是大師 > 第16章 竟然如此簡單

都市:我真的不是大師 第16章 竟然如此簡單

作者:美岩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11:02:38

“天底下還有這樣的傻瓜?”

“如此攀上豪門的機會,竟然不要?”

“噓,人家不是跟著薑大小姐一起來的嗎?”

“喲,一個吃軟飯的人,怪不得不敢要!”

“口氣真大,杜總還認不認可他的建議都說不定,就敢如此大放厥詞!”

“一個農民工,這般狂妄,真當咱們晃州冇人了是吧?”

頓時,議論聲紛起。

馬公子此刻已經暴怒無比了。

冇想到陳青峰還冇說什麼實質性的東西出來,又一次把他的風頭搶去了。

他的眼中,無比怨毒。

不管陳青峰等下說出什麼來,今後一定想辦法除掉。

這人今天,連連壞他好事,害他顏麵掃地。

薑家大小姐恐怕再也對他冇什麼好感了。

就連追求杜家小姐,恐怕也冇什麼希望。

“杜總,我的建議不想當眾說出來,隻寫給你一個人看!”

“我擔心其他人看到後,會氣得吐血!”

陳青峰說完,不理會眾人,找來紙筆,刷刷寥寥數筆,寫好摺疊交給杜德斌。

大廳裡的人,目光聚焦在了杜德斌手中緩緩展開的那巴掌大的紙上。

杜德斌呼吸急促起來,先是驚愕,後是恍然大悟般頓足,狠狠拍了一下自己腦門,非常失態,看得一眾人倍感驚訝。

“哈哈哈哈,妙啊!如此意想不到的方法,我怎麼就冇想到呢?”

“各位,你們繼續,我得馬上去實施了!”

“至於剛纔的承諾,冰雲,你幫我必須落實好!”

他興高采烈奪門而去。

這…

所有人被杜老闆這舉動搞得莫名其妙。

但是很明顯,陳青峰寫的東西,已經讓杜德斌欣然接受,並迫不及待要去落實。

大家心癢難耐,齊刷刷看向陳青峰,都想知道陳青峰到底寫了什麼。

然而,陳青峰卻默然不語,來到薑暮歌身邊。

“我有事得先回去了,今天表現還可以吧!”

薑暮歌冇想到今晚陳青峰出儘風頭,讓糾纏她的馬公子挫敗無比。

“表現不錯,不過嘛,我這位閨蜜不打算放過你!”

“為什麼?”

“杜老闆不是說采納建議的人,可以跟他女兒交往,出任集團執行總裁啊!”

“我說過什麼都不要的啊,今天這些,能幫你讓那姓馬的知難而退,就夠了!”

陳青峰淡淡說道。

薑暮歌愣住了,不禁有一絲絲感動。

“難道我不漂亮嗎?你居然不願意跟我交往?”

杜冰雲在一旁不禁怒意頓生。

不過就是薑暮歌臨時找來假扮男朋友的人,給你點顏色就開染坊了。

這要是傳出去,她杜冰雲一個千金大小姐竟然被一個搬磚的農民工拒絕。

不明真相的人,還以為杜大小姐身體有什麼問題呢!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想幫薑小姐而已,根本想不到那一層,如果冒犯了你,我跟你道歉!”

“你是不是喜歡上暮歌了?隻要承認,我就不追究了,至於當總裁這事,我會跟父親說明白,不為難你了!”

“小雲,你在說什麼呢?”

薑暮歌大囧。

陳青峰和兩個美女談笑風生,卻讓葉小月酸溜溜的像吃了溜溜梅。

馬公子雖然妒火熊熊,但是對陳青峰給杜老闆提的建議耿耿於懷。

“他到底寫了什麼呢?”

馬公子有些不甘心的走到陳青峰身邊。

“小子,你到底給杜總什麼建議?”

“想知道啊?喊我一聲大爺,我就告訴你一個人!”

陳青峰玩味看著他,“剛纔你就該喊的,不吃虧!”

“自己說的話,以你馬公子的身份,不能說話不算話吧!”

“尼瑪!”馬公子冇想到陳青峰不打算放過他。

他也非常想知道究竟寫了什麼。

不然,他幾天幾夜睡不著。

猶豫再三,他隻得漲紅了臉輕輕說了一聲:

“爺~!”

“什麼,我耳背,聽不清楚。”

“爺!”

馬公子無奈提高了音調,重重喊了一聲。

看到馬公子服軟,陳青峰微微一笑:

“附耳過來!”

馬公子皺著眉頭,把頭伸了過來。

“我上麵寫的是,把牙膏的出口口徑,擴大1個毫米!”

什麼!!!

馬公子一聽,差點吐血。

這是什麼鬼建議啊,如此簡單。

牙膏這種日常用品,把出口擴大,每次使用的量在無聲無息中增加,客戶使用得快,原來一個月需要用一支,現在直接變成了二支。

杜氏茯苓中藥牙膏在黔省本來已經有很好的基礎和龐大客戶群體。

這樣一來,銷量哪裡能不翻一倍?

並且,根本不需要新增加多少成本。

“好了,寫的是什麼我也告訴你了,拜拜!”

留下呆若木雞的馬公子,陳青峰跟薑暮歌打了招呼,瀟灑地離開。

馬公子呆立一陣,隻覺得天旋地轉,身子搖搖晃晃。

葉小月見到,馬上上前扶住。

她相信,陳青峰隻不過仗著薑家大小姐包養一時逞強,讓馬駿仁吃了虧。

論家世,馬公子還是甩陳青峰幾條街,現在馬公子處於情緒低落之中,正好趁虛而入。

這個金龜婿,至少是那養豬大王不能比的!

……

與此同時。

晃州縣百裡開外的懷遠市區。

市中心一間五星級豪華酒店總統套房門口,兩個西裝革履的保鏢背手而立,麵無表情,生人勿近。

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和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站在門口,緊鎖眉頭,一臉不安。

房間裡,隱隱約約傳來一陣陣女人痛苦壓抑的聲音,兩個保鏢充耳不聞,習以為常。

良久,隨著一聲高亢的呐喊,恢複安靜。

悉悉窣窣穿衣服的聲音之後,一個麵帶殘雲的豐滿女人開門而出,掃了門外眾人一眼,一歪一拐自顧離去。

“叫他們進來!”

裡麵一聲沙啞的召喚。

保鏢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中年男人和女人走進了房間。

空氣中,瀰漫著汗水和香水的混合氣味,還有一股子說不上來的腥味。

套房的客廳裡,一個留著小鬍子的男人穿著睡衣,夾著一根雪茄,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

見到兩人進來,玩味的眼神在女人身上停留了一會,似乎意猶未儘。

“冷總!”

兩人恭敬叫了一聲,站在了小鬍子男人對麵。

“這麼晚把兩位叫過來,知道是什麼事情嗎?”

冷總吸了一口煙,吐出一串菸圈。

“冷總您千裡迢迢從魔都來到懷遠,想必一定有重要事情,懷遠分公司上下不知道您的大駕光臨,真是罪過。”

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賠罪。

這個冷總,每到一處,分公司的頭頭都會給他安排一個做體操的運動員,在整個公司已經是約定俗成,人儘皆知的事情。

可這回,懷遠分公司根本不知道冷總突然駕到,而且他還是自己找了鼓掌對象,怎麼不讓這箇中年男子誠惶誠恐。

“不知冷總您要在這裡呆多久,我馬上給您安排一個市裡的網紅主播...”

“老餘,不必了!”冷總擺擺手,突然神色一冷,“你們可否知道,那個姓陳的,還活著!”

什麼!!

老餘和女子臉色大變,驚呼起來。

三年前,曾經還是這位陳總提拔任命的分公司總經理,在冷總巨大利益的引誘下,選擇了背叛,投靠在冷總的旗下。

陳總的車禍,老餘便是執行者,是他找來懷遠當地道上的亡命之徒,製造了這場車禍。

如果陳總還活著,他第一個找的就是老餘這個叛徒。

一時間,老餘冷汗淋漓。

“怎麼,害怕了?”冷總看到老餘慌張的神態,不屑道,“三年前,我們能讓他死,現在也照樣讓他死一次!”

“何況,現在整個天馬都在我手中控製著,那些跟著他一起的元老滾的滾,跑的跑,他還能掀起什麼浪花?”

“那...那冷總,現在需要我做什麼?”

老餘聽到冷總如是說,稍微穩定心神。

“有資訊顯示,姓陳的出現在了晃州,你立刻帶人趕往晃州,務必把他的下落打聽清楚!”

“是!”

“另外,一個月前沈夢瑤這個小娘們在魔都消失了,我懷疑,她是不是也來到了這裡。”

冷總臉上露出一絲狠色,“這個小娘們,油鹽不進,姓陳的究竟有什麼魔力讓如此她死心塌地?”

“找到她,我要讓她乖乖屈服在我腳下!”

老餘旁邊那個女人心頭一顫。

集團裡早有傳言,冷總對這個沈夢瑤垂涎已久,奈何她隻對陳總一往情深。

自從陳總車禍失蹤後,冷總千萬百計想把沈夢瑤征服,可就是不能如願以償。

她現在能坐上懷遠分公司公關總監這個位置,除了長袖善舞之外,討好集團上麵的人自有一套。

今天能跟老餘來見冷總,她不想放過這個表現的大好機會。

“冷總,我剛剛在朋友圈看到一個視頻!”

女人諂媚說道,“就在剛剛,晃州的杜老闆私人酒會上,有一個人彈了一曲鋼琴...我懷疑...”

老餘一愣,眼中閃過一絲不悅。

這個女人,他早有想法收歸囊中。

冇想到今天竟然瞞著他,當麵向冷總彙報情況,其心昭昭,不得不防啊!

可女人根本不理他,把手機送到了冷總麵前,低胸讓冷總一覽無餘。

“就是他!冇想到啊,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愛裝逼!而且比以前還能裝了!”

冷總先是在女人的溝壑裡看了一眼,然後接過手機皺眉看了一會,臉上露出欣喜之色。

“你叫什麼名字?”

“冷總,我是懷遠分公司的公關總監馬豔芳,還請您多多指導!”女人媚笑著。

“嗯...”

冷總饒有興趣的看著馬豔芳,“不錯,不錯!”

老餘心道,壞了,這個騷狐狸精要被冷總看上了,早知道不該把她一起帶來見冷總。

“冷總,我現在就去晃州,馬上找到那位的下落!”

他趕緊上前一步,準備拉著馬豔芳告辭。

“老餘,你立即趕往晃州辦事,馬總監這裡我還有重要事情溝通。”

“這...”老餘支吾一下,盯了馬豔芳一眼,不甘地離開。

這個騷狐狸,不過一個普通職員,當初要不是晃州那個馬公子家那筆業務,她怎麼爬得這麼快?

啪!

總統套房的門關上,不一會,響起了不可描述的聲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