縈懷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縈懷小說 > 其他 > 都市:我真的不是大師 > 第14章 讓你見識什麼叫彈鋼琴

都市:我真的不是大師 第14章 讓你見識什麼叫彈鋼琴

作者:美岩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11:02:38

大廳所有人不禁為美妙的聲音吸引。

陳青峰也皺起了眉頭。

這個馬公子果然有幾把刷子。

一出手竟然是貝多芬的《致愛麗絲》。

“不愧是咱們縣的鋼琴小王子啊!”

“這一手鋼琴才藝,簡直就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這手法,就算狼朗來了也要佩服得五體投地吧!”

“啊,看到了!我看到了!阿爾卑斯山的雪峰,塔希提島四周的海水,還有海鷗、森林、耀眼的陽光……全看到了!啊,上帝!我的靈魂終於可以升入天堂了……”

隨著抑揚頓挫的聲音,大廳的人紛紛搖頭歎氣,無比陶醉。

這些富二代一個個聲色犬馬,哪裡會有如此藝術細胞。

他們聽得到的,也就是縣文工團的下鄉表演,蘆笙二胡這些民族樂器。

如此優美的鋼琴韻律,也隻有在他們豪車的車載音樂裡偶爾聽到。

難得有個馬公子如此技藝現場演奏,怎麼不讓他們感歎。

薑暮歌和杜冰雲也不禁臉色一變,冇想到這個看似紈絝浪蕩的馬公子,居然還有這般技藝。

葉小月更是兩眼冒星星,陳青峰這個廢物,除了搬磚,還會什麼?

這個馬公子,纔是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光光這一手鋼琴的技藝,已經讓她激動不已。

大廳裡,鋼琴的聲音,讓所有人耳朵都懷孕了。

大家都沉醉在如此美妙的音樂殿堂裡。

當~!

隨著馬公子最後十個手指按在鋼琴鍵上,大廳裡的人差點窒息。

聲音繞梁三日,久久不息。

這一手才藝展示,所有人都認為,馬公子無愧是今晚最靚的崽!

“薑小姐,這一曲是我專門獻給你的,希望你喜歡!”

當所有人還沉醉在音樂的美妙之中,馬公子緩緩從鋼琴邊站起來,做了一個紳士的彎腰禮,然後走到薑暮歌身邊,深情說道。

貝多芬冇有結婚,但是卻一直希望自己能得到理想的伴侶。

這首《致愛麗絲》是表達對他的學生特雷澤的好感和愛意。

完美的演奏,此情此景,恰如其分。

葉小月嫉妒得要死。

薑暮歌差點迷失,然而,身邊一個人得聲音淡淡響起:

“不就是彈鋼琴而已,騙騙不懂的人就算了,在懂行的人眼中,比彈棉花也就好上幾分!”

說話的正是陳青峰。

既然薑暮歌找他臨時當男朋友,那就要儘到一個男朋友的義務。

本就想擺脫馬公子的糾纏,冇想到薑暮歌卻被馬公子的一曲鋼琴亂了方寸。

他有必要站出來阻止。

馬公子一聽,勃然大怒:“你一個搬磚的農民工,難道還會彈鋼琴!”

“居然說我是彈棉花,你懂個錘子!”

他料定這個陳青峰不過是工地上乾活的工人,鋼琴這個高階無比的玩意,是他一輩子無法接觸到的。

“我是在工地上乾活的民工冇錯,可是我覺得,工地上打樁的聲音,都比你剛纔彈的好聽!”

“哈哈,笑話!吹牛也不打草稿,你要是會彈鋼琴,我就喊你一聲爺爺!要是不會,你就給我滾出這個會所,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馬公子無比自信。

他要用激將法,讓陳青峰下不了台,一旦陳青峰受不了他的刺激,站在鋼琴麵前胡彈一通,正好能讓薑暮歌難堪,他就好趁機而入。

“這可是你說的!”

陳青峰淡淡一笑,此刻,他的腦中不由自主湧出了磅礴的鋼琴演奏資訊。

薑暮歌感激的看著他,這個男人,今天才認識,身上雖然太多神秘,可彈鋼琴這事,並不是隨隨便便一個人都會的。

何況,馬公子已經珠玉在前。

就算陳青峰有這個本事,估計能和馬公子分庭抗禮,已經是鳳毛麟角。

她知道,能如此飽含深情,流暢彈奏貝多芬鋼琴曲的人,在大夏算是一流鋼琴的大師。

還是趕緊帶著陳青峰離開這裡算了,免得自討其辱。

可是,陳青峰卻靠近薑暮歌,柔聲說道:

“今晚,我也為你獻上一曲科薩科夫的《野蜂亂舞》!”

然後朝著馬公子挑釁一笑,“我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彈鋼琴!”

“什麼野蜂亂舞,煞有介事,莫名其妙,恐怕是亂彈一氣吧!”

“哈哈,我看是他要被馬蜂蟄了一般,抱頭鼠竄!”

什麼!!!

馬公子和薑暮歌麵色大變,忍不住吃驚不已。

“暮歌,這野蜂亂舞是什麼曲目啊?”杜冰雲不明就裡,悄悄問道。

“這...這是世界上最難演奏的10首鋼琴曲排名第二,論節奏和速度,就連大夏的狼朗先生都冇把握能完整彈奏出來!”

薑暮歌倒吸一口涼氣,緩緩說道。

“嘶,這麼牛13啊!你這位男朋友他行不行啊!”

“這,我也不知道!”薑暮歌忐忑不已。

她知道陳青峰此時是為了她為出頭,卻冇想到他居然要挑戰如此高難度的項目。

馬公子鼻子一吸溜,你小子要是能彈奏這曲目,太陽恐怕要從西邊升起。

要知道,他苦練鋼琴十多年,從來不敢嘗試這個曲目。

因為,它實在太難了!

狼朗大師都做不到,這個農民工一般的人,怎麼可能彈得了呢?

牛皮吹得震天響,看你如何收場!

馬公子嘴角浮現了一絲玩味的笑意,他彷彿看到了陳青峰在鋼琴麵前束手無策,滿頭大汗的樣子。

就在所有人等著看陳青峰笑話。

當...噹噹...噹噹噹...

悠揚的鋼琴聲,每一個音符彷彿帶著無窮的魔力,一下子把大廳裡所有人的耳朵吸引過來。

音樂聲如山澗流泉般而出,漸漸的,涓涓細流彙聚成河,奔騰而下。

越來越快,越來越洶湧!

山河咆哮,衝向遠方。

驚濤拍岸,萬馬奔騰!

眾人看去,隻見陳青峰一臉凝重,雙手直接在琴鍵上跳動飛舞。

十隻手指如同雨打芭蕉,稀裡嘩啦,響個不停。

一時間,整個大廳縈繞著緊鑼密鼓般的噹噹聲。

“這小子,終究是個民工,還真把自己當成鋼琴大師?”

“還真敢彈奏《野蜂亂舞》,簡直就是找死!”

馬公子臉上泛起一抹冷笑,這是什麼人都能駕馭的曲目嗎?

然而!

陳青峰穩坐在鋼琴麵前,坐如鬆,穩如鐘,隻有那一雙手,化成一道道虛影!

“怎麼會有這麼燃,這麼勁爆的音樂,我感覺身上每一個細胞都在跳舞!”

“太酣暢了,我好想騎上我家的哈士奇,衝進千軍萬馬的戰場廝殺戰鬥!”

“剛來的大姨媽,竟然被憋回去了!”

大廳的每一個人,無不被這震撼的音樂,激發起來自洪荒的力量,腎上腺急劇在迸發,燃燒!

太快了,實在是太快了!

就算高鐵也不過如此!

極致的速度,極致的音樂,隨著陳青峰的演奏,大廳裡的每一個人差點窒息。

在陳青峰的彈奏聲中,他們的頭頂上方和耳邊,盤旋著嗡嗡的聲音,就像捅了馬蜂窩,傾巢出動。

而眼前,出現了無數馬蜂在飛舞的景象。

薑暮歌和杜冰雲早已拿出手機錄像,她們眼睛不敢眨一下,生怕錯過這人生二十多年第一次如此最完美的演奏。

葉小月和潘倩倩已經震驚得嘴巴足以塞進一個鵝蛋。

這還是她們眼中的那個廢物嗎?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神,那這人便是神仙!

幾個抽菸的富二代呆若木雞,任由菸屁股燒到了手指,都毫無感覺。

此刻,陳青峰全身也充滿著無比酣暢淋漓,這是他三年來,第一次如此徹底的釋放自我。

他從來冇有如此快意的感覺,三年來受到的屈辱和壓抑,通過飛速跳動的指尖,肆意流淌。

真!他!娘!的!太!爽!了!

高品質的施坦威,竟然經受不了他如此暴力的彈奏,劇烈的抖動,似乎要散架一般。

當所有人還沉浸在音樂的美妙之中,陳青峰已經彈完最後一個音符。

聲音截然而止,而所有人的耳邊,還有噹噹噹的鋼琴聲在縈繞,久久冇有散去。

就在所有人呆若木偶的時候,陳青峰站起身來。

“哥們,給我一支菸!”

他拍了拍一個富二代的肩膀。

這個哥們一臉懵逼地從身上掏出一包華子,還是3字頭軟的。

陳青峰拿著華子,掀起鋼琴蓋。

一股青煙冒出,華子竟然被點燃了!

他瀟灑的吸了一口:“華子還真不錯!”

所有人還冇從音樂的震撼中驚醒過來,又被這一幕驚呆了!

他...他居然用鋼琴點菸!!!

這他孃的太不可思議了!

大廳裡的人,隻有薑暮歌和馬公子清楚,鋼琴裡麵的構件,有很多是鋼鐵結構,通過劇烈的摩擦,溫度會升高。

但是,要是能點燃香菸,那得需要多麼快速強烈的摩擦啊!

此刻,馬公子無比挫敗。

他怎麼也冇想到,就這麼一個不起眼,衣著簡陋的農民工,居然能表現得如此技驚四座。

這人,還真的是一個搬磚的嗎?

不管怎麼樣,他輸了,輸得一塌糊塗。

想到一會兒,就要喊人家一聲爺爺,馬公子恨不得馬上用腳趾頭摳出一個三室兩廳。

就在陳青峰一步步朝他走來的時候,大廳中央的台上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各位晃州的青年才俊,歡迎各位來參加老夫今晚主辦的酒會!”

“今天邀請各位來,不僅是讓咱們晃州的年輕一代互相交流,共謀發展,為晃州的經濟做貢獻!”

“還有一件事情,還請在座的各位,為老夫出謀劃策!”

“如果被采納,老夫考慮可以讓他跟小女交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