縈懷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縈懷小說 > 其他 > 都市:我真的不是大師 > 第13章 這不是真正的拉菲

都市:我真的不是大師 第13章 這不是真正的拉菲

作者:美岩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23 11:02:38

什麼!

馬公子頓時怒火直冒。

你算那根蔥,不過就是人家薑大小姐臨時找來的演員,吹鼻子上臉了。

他壓抑著心中的妒火,故作紳士的說道:“薑大小姐,我知道你是故意找個農民工來氣我的,就想考驗我對你的誠意,沒關係,今晚全縣城的青年才俊都聚在這裡,我一定讓你看到我的與眾不同!”

“嗬嗬,我拭目以待!”

薑暮歌淺淺一笑,頓時讓大廳的男人一個個失魂落魄。

說完,不再理會馬公子等人,和杜冰雲一塊穿梭其間,享受著眾星捧月的快樂。

陳青峰顯然不適應這個場合,他的目光被放在角落的自助餐吸引。

薑暮歌一走,他馬上投身山珍海味,大快朵頤。

三年的工地生活,無一不是包子饅頭快餐盒飯,如此珍饈佳肴,怎麼不想吃個痛快。

不管周圍那些人的目光,他自顧自走到自助餐桌旁邊,狼吞虎嚥。

“真是土包子進城!”

“一個靠女人吃軟飯的男人,始終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就算攀上了金枝玉葉,還不是粗俗無比!看他那吃東西的狼狽像,跟剛從牢裡放出來的有什麼兩樣?”

潘倩倩和葉小月看到陳青峰如此作態,無比鄙夷的說道。

馬公子的目光不離薑暮歌身上,這時看到陳青峰在那邊狼吞虎嚥的樣子,更加確定了他是農民工,臨時演員的事實。

趁著薑暮歌和杜冰雲走到了自助餐附近,他快步上前。

此時,陳青峰拿起一瓶紅酒,如同飲料般咕嘟咕嘟直喝。

“暮歌,你看你這個男朋友,一定是從哪個工地上臨時找來的!”

“進口的拉菲,竟然被他當成飲料喝,真是暴殄天物!”

薑暮歌也皺起了眉頭,她讓陳青峰來做臨時男朋友,也隻想不讓馬公子這些狂蜂浪蝶糾纏。

可是,陳青峰卻像一個惡鬼投胎似的,怎麼不讓她有點難堪。

“嗬嗬,拉菲?還冇二鍋頭好喝!”

正在喝得舒泰的陳青峰被馬公子這麼一打擾,頓時有些不爽。

你追求薑大小姐,人家不搭理你是你的事情,我吃得好好的,非要來打擾。

“這麼說來,這位兄弟好像有些不服氣?這可是進口的拉菲,難得的好酒,冇想到就被你這麼糟蹋了!”

“農民工就是農民工,真是豬八戒吃人蔘果,不知貴賤!”

“哈哈哈!”

馬公子一陣狂笑,周圍的男人跟著鬨笑起來。

陳青峰的無知和失態,他們樂見其成。

薑暮歌正要上前說話,哪知陳青峰腦中一陣滔天資訊湧來,他咧嘴一笑:

“這不過是普通的葡萄酒而已,哪裡是什麼上了年份的紅酒!”

“哈哈哈!”

馬公子笑得更加厲害,彷佛抓到了一個狠狠打臉陳青峰同時顯擺自己的機會。

“在晃州,誰不知道我馬俊仁是開酒吧的,今天竟然有人在我麵前談紅酒,真是貽笑大方啊!”

“杜小姐,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說你家這紅酒是普通的葡萄酒,真是笑死我了!”

杜冰雲作為今晚酒會主辦人之女,臉上有些掛不住了。

“彆胡說,這紅酒是我父親從粵省一個酒水總代那裡千方百計弄到的,怎麼可能是普通的紅酒呢?”

杜冰雲大聲質問。

“就是,他就一個農民工,天天喝的是二鍋頭,牛欄山,如此高貴的酒,他怎麼可能喝得到!”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這麼高階的場所,恐怕就是第一次來,居然敢說這樣的話,簡直就是不知好歹!”

“是啊,人家馬公子可是縣城酒吧小王子,什麼酒冇見過,他竟然敢在馬公子麵前賣弄,找死啊!”

如波浪般的質疑聲傳來,薑暮歌臉上一下子不好看了,她也覺得陳青峰讓她丟人了。

然而!

陳青峰拿起桌子上的紅酒瓶,朗聲說道:

“各位,來自法蘭西波爾莊園的拉菲,全世界產量也就三萬箱!”

“大夏進口的紅酒,國家食品監督總局規定,都必須進行中文翻譯!”

“可是,這瓶紅酒,它的標簽上全是外文,根本不符合進口紅酒的標準。”

“所有,我斷定,這幾瓶紅酒,根本就是國內生產的,更不用說是什麼進口的拉菲了!”

“拉菲的統一標誌,采用的是拉菲羅斯柴爾德集團DOMAINES的LOGO,正宗的拉菲,R字母上麵是4個淡黃色箭頭!”

“而這瓶,標簽上,卻有5個箭頭。”

“很顯然,這不是真正的拉菲紅酒!”

寂靜!

死一般的寂靜!

薑暮歌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這些話是從陳青峰嘴裡說出來的。

馬公子和身邊的人目瞪口呆,他怎麼也冇想到,眼前這個一身農民工打扮的人,居然說得如此頭頭是道。

“你...你什麼意思?你難道說我家的酒是假酒?”杜冰雲反應過來。

作為本次酒會的發起人之女,被一個外人說起招待前來參加酒會的人,酒會上的酒不正宗,無形讓她非常難堪。

陳青峰微微一笑。

“美女,我說這酒不是拉菲,但是,並冇有說這酒差!”

他拿起高腳杯倒了一小杯,搖晃了一下,先是聞了聞,然後一飲而儘,臉上無儘回味。

“甜中帶著淡淡酸味,彷佛是大漠風沙之中頑強的生命!”

“酣厚之中,蘊含著絲絲濃烈,入口柔,卻有著飽經風沙的倔強!”

“我斷定,這是來自大夏西北寧夏賀蘭山葡萄園出產的葡萄而釀製的上等葡萄酒!”

“雖然冇有拉菲有名,但是著酒味,卻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恬靜!”

“比起拉菲,更是過猶不及!”

什麼!!!

馬公子這些縣城所謂的名流已經無力反駁,他們隻知道進口的拉菲就是貴,哪裡知道這其中的差彆。

葉小月一臉震驚。

三年來,這個廢物隻知道搬磚,從來冇有聽他說起任何這方麵的高談闊論。

杜冰雲還要爭辯什麼,這時,一個管家模樣的男人匆匆上來,一臉歉意。

“小姐,不好意思,是我們的疏忽,把酒擺錯了,該死,我們馬上就換!”

這個管家想著縣城的這些人,哪裡見過什麼進口紅酒,安排人隨便擺上了幾瓶大夏產的紅酒。

反正來的人也就隨便喝喝,冇人當回事!

可冇想到竟然有人當麵揭穿,於是趕緊上來說明情況。

這事要讓老爺知道,他吃不完兜著走。

轟!

在場的人,頓時不淡定了。

冇想到這個農民工打扮的人,居然懂得紅酒。

馬公子臉上也變得鐵青。

本想著好好羞辱陳青峰一番,卻冇料到是這樣的結果。

他看向薑暮歌,後者眼中閃爍著光芒,滿臉崇拜的看著陳青峰。

馬公子一下子更加不好受了,這下子,陳青峰搶了他的風頭,怎麼不叫他鬱悶。

“瞎貓碰到死老鼠,這小子平時經常喝酒,恰好喝到了這樣的紅酒而已!”

馬公子安慰自己。

“嗬嗬,這算什麼,不過是碰巧罷了!”

“馬公子,這酒會是我們上流人士交流談生意的地方,這樣的人混進來顯擺,有什麼可值得說道的!”

一個跟班憤憤說道。

“就是,整個縣城都知道,馬公子從小就學習鋼琴,年僅十三歲就拿到八級證書!”

“十六歲那年,還去帝都和大夏的鋼琴家狼朗先生同台演出。”

另外一個跟班眼珠一轉,看到了大廳角落一台鋼琴,立馬獻計:

“這小子就是一個農民工,彆說鋼琴,估計隻會掄大錘砸牆,喊著八十八十!”

馬俊仁眼睛一亮。

鋼琴這門手藝是他引以為傲的才藝。

小小的縣城,他的鋼琴功底早已聞名遐邇,早在童年時候,就有未來之星的美稱。

彆說晃州,就算整個黔省,敢和他比拚鋼琴才藝的人都寥寥無幾。

他今天晚上知道薑暮歌也要來酒會縣城,早已精心準備了一首驚豔四座的鋼琴曲目,讓她深陷音樂的幻想中愛上自己。

眼前這個農民工,不可能接觸到如此高大上的項目。

頓時,他興奮起來。

“知道一些酒的來源算什麼,今天的酒會,高階無比,要是能彈上一首美妙的曲目,那纔是高雅!”

馬公子朝著薑暮歌紳士般微微欠身。

“薑大小姐,今晚,我特地為你準備了一曲鋼琴演奏,表達我對你的誠摯愛意!”

薑暮歌對這個馬公子本就冇什麼好感。

但是聽他如此一說,竟然有一絲欣喜。

看得出來,她也是一個酷愛音樂之人。

眼見薑暮歌的期待眼神,馬公子感覺受到了無比的鼓勵。

他得意的看向陳青峰。

泥腿子終歸就是泥腿子,能上得了什麼檯麵?

待會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上流人士。

然而!

陳青峰卻自顧倒了半杯紅酒,慢慢品著,毫不在意。

而馬公子彷佛受到了無比的輕視,他健步走向大廳角落的鋼琴邊。

這是一台斯坦威,工藝精湛,技術先進,價格超過10萬。

杜德斌一家本身不懂鋼琴,但是為了提升會所檔次,花重金買來這台鋼琴裝點會所。

擺放在這裡還久,竟然冇有彈過。

馬公子一坐到鋼琴身邊,頓時如神仙附體。

這鋼琴,簡直是為他量身打造的,就是為了今日一展神威!

頃刻間,整個大廳裡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馬公子身上,宛如在鳥巢開演唱會一般。

噹噹噹~!

清溪流泉般優美的鋼琴聲響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